欧冠1/8决赛次回合

欧冠1/8决赛次回合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在给国际体坛带来前所未有的深刻影响。

  过去的一周里,欧洲五大联赛、职业网球、NBA等世界最重要的体育赛事都按下暂停键。在疫情形势尚未明朗之际,国际体坛进入一段“空窗期”,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亦有待观察,而由此带来对体育产业的影响也难以估算。疫情笼罩下的国际体坛正面临巨大挑战。

  赛事“空窗期” 难以避免

  疫情造成最明显的影响,莫过于重要赛事不可避免地出现一段时间的“空窗期”。

  3月8日,尤文图斯与国际米兰的意大利国家德比,成为意甲停摆前的“最后狂欢”。尤文图斯后卫鲁加尼确诊新冠肺炎,使两支球队启动了隔离程序,意大利政府随即宣布停止所有体育活动至少到4月3日。

  身处“暴风眼”的意甲出现确诊病例,犹如一枚深海炸弹,波动范围触及至欧洲足坛的每一个角落。欧冠、欧联将闭门进行16强赛事,西甲宣布至少停赛两周,德甲最近一轮比赛闭门进行,法甲停赛至少至4月15日。

  3月12日,随着爵士球员戈贝尔被确诊为新冠肺炎,NBA宣布将无限期停赛。从3月1日首次下发关于疫情的通知,到3月12日宣布停赛,疫情在短短11天内的发展超出了NBA联盟内所有人的想象。在疫情面前,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目前,国际篮联所有赛事暂停;ATP赛事至少停赛六周,受影响的包括迈阿密大师赛、蒙地卡洛大师赛、巴塞罗那公开赛等;国际田联12项赛事延期、6项赛事取消;国际泳联的数站奥运测试赛取消;6月12日开幕的四年一度的欧洲杯,亦有传言将延期到明年举行……

  这段“空窗期”时间有多长,谁也不知道,但以CBA从停赛至今仍未重开来看,至少在三个月内,相关赛事将很难恢复如初。一段时间的赛事“空窗期”在所难免。

  奥运会肯定受到影响

  疫情对体坛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今年全球最大的体育盛事——东京奥运会。尽管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以及东京奥运组委会均宣称将如期开幕,但随着疫情的发展,谁也不知道这一承诺能否兑现。唯一确定的是,东京奥运会因疫情有很多项目的赛事或多或少已经受到影响。

  疫情蔓延,波及东京奥运会的筹办。2月20日,日本残障者体育协会宣布,取消在东京有明体操馆举行的日本残疾人地滚球赛,这个比赛原为东京奥运会场地测试赛之一,与被取消的射击、橄榄球项目奥运测试赛一起,成为第一批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羽毛球赛场成为“重灾区”。本周的全英公开赛如期开战,但在此之前,德国公开赛、葡萄牙锦标赛和波兰公开赛等多站奥运积分赛事停赛,在奥运积分周期最后一周的亚锦赛,则从武汉移师菲律宾马尼拉。即使多站奥运积分赛受到影响,世界羽联暂未打算延长“关门日期”,各路选手只能通过更加有限的机会去争夺奥运参赛资格。但从横向来看,羽毛球运动员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由于资格赛的推迟或是有各种限制,让不少代表队与四年一度的体育盛会失之交臂。由于疫情形势无法按期集训,中国女子手球队退出3月举行的东京奥运会落选赛,这也意味着中国手球全部无缘东京奥运会;俄罗斯体操队也退出本赛季两站全能世界杯的争夺,意味着他们放弃了一个获取奥运满额参赛的途径……

  体育产业遭巨大打击

  受疫情影响而停赛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体育产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大打击,优胜劣汰、核心实力将成为这段时间的关键词。

  停赛带来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收入锐减,继而将造成俱乐部的生存、联盟的规则改变等影响,反过来又会影响到运动员工资奖金,简而言之就是恶性循环。以西甲为例,西甲和西乙都还有11轮比赛,如果停赛或者关门比赛,西甲的票房损失达3880万欧元,而西乙则260万欧元;此外在会员制票房、电视转播等方面也损失巨大。三项相加,合共损失近7亿欧元之巨。

  近日,体育概念股不可避免地下跌明显,以3月12日为例,当代明诚、中体产业、李宁等A股或港股下跌幅度均超过3%。有些上市公司收入与赛事的关系相当密切,有可能造成这些赛事此后的命运难以猜测。

  2020年本是体育大年,但在春天就走得意外艰难。但愿疫情尽早离去,全球体坛再度百花盛开。

  羊城晚报记者 周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