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4日,来自六安的徐大姐为孩子准备午饭。她告诉记者,她在这里陪孩子已有一个学期,明天终于解放了。为了孩子,她放弃了家里的生意,陪孩子一起度过高三这段最关键的时刻。在毛坦厂中学附近有一所上下两层的大杂院,院子里住了16户人家,他们的孩子都在毛坦厂中学读书,家长们放弃自己的时间,一切围绕孩子转。每天买菜、做饭就是他们的正常工作。一到做饭时间,16户家庭一起开火,这也是这个院子里最热闹的时间段,平日里这些家长们处处小心,生怕影响到孩子们的学习. 韩苏原 摄

6月4日,来自六安的徐大姐为孩子准备午饭。她告诉记者,她在这里陪孩子已有一个学期,明天终于解放了。为了孩子,她放弃了家里的生意,陪孩子一起度过高三这段最关键的时刻。在毛坦厂中学附近有一所上下两层的大杂院,院子里住了16户人家,他们的孩子都在毛坦厂中学读书,家长们放弃自己的时间,一切围绕孩子转。每天买菜、做饭就是他们的正常工作。一到做饭时间,16户家庭一起开火,这也是这个院子里最热闹的时间段,平日里这些家长们处处小心,生怕影响到孩子们的学习. 韩苏原 摄

  中新网六安6月5日电 (韩苏原张强)转过一条小巷,映入眼帘的是两排整齐的二至三层小楼房,两排楼被人家晒衣服的绳子一道一道连在一起,上面晒满衣物,整体显得有点拥挤。

  这便是安徽毛坦厂中学数以万计高考“陪读大军”宿舍楼的一角。每年规模巨大的高考学生数量和颇高的高考本科达线率,让这个本来平凡的小镇成为安徽省最大的高考生源地之一,也成为不少人心目中的“高考之镇”,“陪读家长”也成为这高考镇里重要的一份子。

  “嘘……”4日,记者刚刚踏进一栋合院式的宿舍楼,还没有说话,正在门口摘菜的杨丽茹立即作出手势,让我别出声。“孩子在睡觉,声音小一点!”

  这栋集体宿舍,左右两栋二层简易房门户相对,一栋一层设有4个房间,共16间,每个房间不到10平方米。楼顶由钢化玻璃、钢筋架相连,形成了一个半封闭院子,院子里设有两条平行于房子的水泥灶台。杨丽茹和她的女儿就生活在这里。

  孩子们中午都要午睡,从中午12:20至下午2:00,杨丽茹低声说道,“不仅仅陪读家长不说话,连房东乃至镇上的来客都知道,尽量别讲话,走路轻抬脚。”

  今年40多岁的杨丽茹来自几十公里外的六安施家桥,她是毛坦厂学校一万多“陪读大军”中的一员。她的女儿几天后就将参加高考。“终于熬出头了,在这已经陪读了2年,压力太大了,我的头发都白了。”

  “高考不仅在考孩子,也在考家长。”杨丽茹说,家长和孩子一样被困在这个小镇里,与外界隔绝。杨丽茹平时靠秀十字绣、出去散步来打发时间,最大的娱乐方式就是晚上跳广场舞。

  下午4点,记者又来到这间宿舍,此时宿舍楼已炸开了锅。租住这里的家长纷纷围在灶台前为各自的孩子准备着晚饭。同样租住在这里的陈广华奶奶每天要把做好的饭菜送到学校门口,“省得两个孙女来回跑。”

  陈广华带着两盒饭、一个板凳,慢吞吞的来到学校门口。此时,这里已经汇集了近千个前来送饭的家长。

  一声铃响,学生们冲出校门,或坐在家长们带的板凳上、或靠在围墙边,大口大口的吃起晚饭。陈广华的孙女对记者说道,“吃过饭还要去上自习。5分钟的吃饭时间已成习惯,为的是能节约点时间回去看书。”

  据陈广华介绍,每天5点半起床,23点半下课,除吃饭和午休外有13个小时在课堂度过。“孙女们晚上到家就洗漱、吃点宵夜,继续自习一节课,全天睡觉不超过5小时。两个学期每天如此,没有节假日。”

  学生在学校里必须遵守学校的法则,学习、看书,一天16个小时以上,不能迟到,不能早退,不能有手机,不能上网,否则就会检讨,严重者将被开除,数万元的学费也将付诸东流。陈广华表示,“无论你原来多么调皮,也会被磨去棱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