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名品、名人公司最近推出了一项叫做Q评分的统计,这一统计不只能够反映出某人的知名程度,也能反映出他的受欢迎程度。库里现在的Q评分是26,联盟里只有杜兰特和蒂姆·邓肯比他得分高(29分)。另一项综合Q评分,统计的是体育迷之外的人群对运动员的认知程度,在这项统计中,普通球员们的平均得分是15分,库里是19分。

  “我觉得人们都知道哪些事情是扯淡的,”库里赞助商斯通说,“而库里身上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总部位于巴尔的摩的库里赞助商一直对库里很好,而库里对他们来说也有特别的意义。

  “现在的一切比我们想象的要好百倍,”斯通说,“对于一个品牌而言,这样的事情也许只会发生一次,库里的鞋子现在销量一路飙升。”

广告商的宠儿

  2013年,库里球鞋的净收入2.99亿;2014年,净收入达到4.31亿,其中在第四季度,净收入从2013年的5500万提高到了8600万,斯通说这都是库里的功劳。“与他有关的任何事情,都会如金子般闪闪发光。”他说。

  不只是球鞋,两年前,库里还是遗憾落选全明星赛的球员,而今年,他已经成为了全明星周末的形象代言人。

  库里还是除味剂、男装、蛋白质饮料、保险公司和医疗保险的代言人,可以预见的是,以后各种各样的广告代言会越来越多。

  “他已经成为了超级球星,即将成为一名标志性人物,”库里的戴维森学院的教练麦克尔伯说,“这样的转变,只有很少很少人才有机会体验。”

  “纽约扬基的德瑞克·杰特是我所能想到的另外一个这样的人。”安德烈·伊戈达拉说,“库里可以吸引到很多购买场边座位和高级套票的球迷,因为他举止大方,很少惹麻烦,是个顾家的好男人,而且打高尔夫。他也吸引那些城区的居民,因为他运球和投篮的方式。”“男女通吃,而且从8岁到80岁的都很喜欢他。”伊戈达拉说。

  库里的妻子阿耶莎在YouTube上开设了个人频道“Little Lights of Mine”,分享自己在煮饭、健康、育儿方面的心得。去年,饶舌歌手德雷克在自己的歌曲《0 to 100》里就此对库里进行了调侃—“I been Steph Curry with the shot, cooking with the sauce, Chef Curry with the pot, boy”—库里以一个模仿短片作为回应。应和着德雷克的节奏,库里和妻子在自己厨房里做起了咖喱。他们的可爱女儿也露了面。整个片子非常的斯蒂芬·库里—有街头风格,也不失家庭温馨。

  粉丝热捧的对象

  “我关注他很长时间了。”来自马里兰州陶森的威尔·斯维特尼说,今年他12岁,库里大三带领戴维森学院校队大杀四方时,他才5岁而已。还有都铎和萨缪尔·希尔顿也很喜欢库里,他们是弗吉尼亚州斯特林的一对兄弟,一个16岁,一个13岁。

  “他在戴维森学院的时候我就看过他的比赛。”都铎说。

  “总觉得他不会有失手的时候。”萨缪尔说。

  他们一直在关注着库里,那么接下来,库里还会带给他们怎样的惊喜呢?

  采访上述三位的那一夜是在华盛顿,库里在比赛中拿到32分8助攻,没有失误,勇士赢下了比赛。

  布莱恩特·巴尔坐在118区,他和库里自大学开始就是室友。2008年5月,大二结束时,巴尔和库里在默特尔海滩的一家汉堡店吃饭,不断有小朋友在父亲的陪同下来找库里要签名,当时两人都吃了一惊。

  “那是我们第一次在戴维森学院之外,在夏洛特之外碰到这样的事情。”库里说。“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事情有些不一样了。”巴尔说。

  现在在华盛顿,不到7年的时间,巴尔就已经和库里一起去白宫讲述他们为非洲与疟疾做斗争所做的努力,他们和奥巴马总统见面。

  比赛正在进行,巴尔看着自己的前室友,最好的朋友,在第三节最后几分钟突然爆发,这其中包括右侧底线的一次上篮,那是一个高难度的高抛投篮。全场观众都在欢呼。勇士是在华盛顿的威瑞森中心打球,不是主场奥克兰的甲骨文球馆,然而这都不重要,那一球激起了当晚全场最响亮的欢呼。

  比赛结束后,库里从球员通道返回更衣室。球迷们围在看台的栏杆边,大叫着他的名字—“斯蒂芬!斯蒂芬!斯蒂芬!”有一个年轻人喊着别的:“MVP!MVP!MVP!”库里听到了,他抬眼往上看,跟往常一样,再次做出了用手指天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