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发以来,最让我揪心的数字,是被感染的医务人员数量。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3千名医生或护士被感染,近2千人被确诊。有一些大夫甚至已经在这场战争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易建联的捐赠:从纽约抢购 明确要给金银潭等医院


这次疫情是一场战争,战士就是一线的医务人员。由于防护物资不足,很多医生被感染,减员严重,这几天,连续有两位29岁的医生牺牲,背后的故事让人泪目。

我们一定要保护一线医务人员!

从大年三十开始,拾玉儿童公益基金会就开始到处找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医疗物资,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义务。我们找到一些口罩和护目镜,但防护服实在是太缺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突然有一天,好朋友阿联(易建联)给我发信:“我在美国抢到了1万多件防护服!能不能请你们帮忙协调捐到武汉最需要的医院?”

1万多件防护服!这个活儿必须接啊!

我们和阿联很有缘分,因为都有“深圳基因”。阿联是深圳人,而我们的公益基金会也注册在深圳。这是一次“深圳公益1+1”。

阿联一直是我们公益项目的坚定支持者,非常关注我们在儿童癌症方面的公益活动。

前段时间比赛结束后,春节期间阿联一直在保持训练和做旧伤的康复。和每个国人一样,他也非常关注抗击疫情的进展,也留意到了医疗防护物资的缺乏。

我特别好奇:“你咋抢到防护服的啊?”

阿联说:“是海外的几位朋友帮忙找到的,尤其是来自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会的朋友。他们一直很热心地在北美寻找购买医疗物资,然后捐到湖北地区。我通过国内团队找到他们,很高兴这次能帮上忙。”

“咱们捐到哪些医院去呢?”我问。

“我看你朋友圈发了给武汉儿童医院捐赠护目镜,咱们也送一点防护服过去吧。除了儿童医院,我想支持一下抗疫最前线的协和医院、中心医院、金银潭医院等几家。你觉得呢?”

“没问题!”

经过对接和沟通,我们确定本次11250件防护服定向捐赠给武汉五家医院,分别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分院国家医疗队(北京医院赴鄂医疗队)、武汉儿童医院、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

确定了捐赠医院后,下面的接力棒就交给了我们团队,我们作为本次公益捐赠的执行方,全程协调本次捐赠事宜。这批防护服在纽约,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把这批防护服送到在前线战斗的医护手中,成了基金会伙伴工作的焦点。

为了协调中美多方,项目团队跨越3个时区,各司其职快速推进,项目组成员一度连续36小时连轴转,各方鼎力支持火力全开。

·12号,成立“防护服定捐武汉行动小组”,连夜与阿联讨论,确定捐赠方案;

·13号,迅速对接湖北省慈善总会捐赠事宜,确认物资符合医院接收标准;

·14号,与京东物流协同商议航空运输方案,确定入关地点,确定医院联络人;

·16号,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给予支持,确定航空运输方案,征集纽约志愿者;确定现场执行方案;

·18号,货物送至纽约仓库,志愿者前往仓库现场验货并贴标签;

·20号,物资启程!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21号:完成海关报关工作;京东物流连夜协调华东、华中运力资源,确定运送方案;

·22号:海关提货,库房分拣,送至上海南站,发送武汉;

·23号:物资抵达武昌火车站,送到5家定点医院。

在特殊时期,用短短12天,我们就把450箱,11250件防护服,从美国新泽西,送到了武汉,送到一线医务人员手中,创造了一个奇迹!

易建联的捐赠:从纽约抢购 明确要给金银潭等医院


除了基金会团队,这个过程中有太多需要感谢的人。

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馆的协调和支持,感谢湖北省慈善总会协助捐赠本次物资,感谢京东物流完成纽约经上海再到武汉的运输配送,感谢多方伙伴施以援手鼎力相助。

他们听说是给武汉一线的医疗物资,都是积极协调,一路绿灯。整个过程中,各方负责人和团队成员都展现了极其专业的职业素养和公益情怀。

纽约的华人志愿者们,牺牲假期时间,帮助我们完成了450箱货物的清点,标注,打包等繁杂流程,几个人足足干了5个小时。

就像阿联说的:“志愿者和我们素未谋面,但大家为了一个目标齐心协力,让我真的很感动。都是因为我们有着一颗中国心,都对处于疫情中的同胞们心怀牵挂。”

这场战役,湖北是主战场,但牵一发而动全身,越快结束疫情,国家就会越快回到发展的正轨。

所以,帮助湖北,帮助医务人员,就是帮助我们自己。

我们都只做了很小的一点事,但汇涓成河,如果所有人发挥各自的专业和优势,一起努力,我们一定能渡过难关,取得抗击疫情的胜利。